苹果公司可以堪作富可敌国的新范本。研究苹果的K线走势图,人们就会惊奇地发现,这些年来,无论世间发生多少惊涛骇浪,苹果的股价却一直翘首向上,连涨8年。截至8月11日美国股市收盘,苹果正式超越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更值得一提的是,截至今年7月,苹果拥的现金及有价证券多达761亿美元,它手握的财富已超过美国政府可控的现金,达到富可敌国的境地。

在全世界所有施行市场经济制度的国家中,中国是少有的以所有制性质来分配公共资源和政策资源的国家之一,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受到了不同的政策待遇。
这也许是中国没出现“苹果”的根本原因。
美国苹果公司股价连涨8年之后,终于攀上全球市值之巅。截至8月11日美国股市收盘,苹果正式超越埃克森美孚,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今年7月,苹果现金及有价证券达到761亿美元。而此时美国财政部的总运作现金余额为737.7亿美元。也就是说,苹果已到达了富可敌国的境地。
值得一提的是,苹果曾经是一个濒临绝境的公司,1997年的市值才是微软1/5。当年乔布斯回归时,苹果已连续两年亏损18.6亿美元,面临破产窘境。之后,乔布斯实施了一系列复兴计划,“良好的用户体验是苹果的根基。”一个看起来“传统”的企业,结果超越了许多过去实力比苹果强得多的企业。
苹果富可敌国的确让我们羡慕,但也值得我们深思。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经济突飞猛进,GDP已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却没有诞生一家像“苹果”这样的企业。有分析认为,中国缺乏“苹果”这种不靠政府扶持成为全球市值最大企业诞生的土壤。目前中国的主要产业主要由国有企业主导。即使在大陆之外的香港,上市的中国大型企业也集中于两大板块:国有资源企业和国有金融企业。
事实上,中国国有企业对行业垄断的实质就是行政性垄断,这种垄断主要表现为限制竞争,延缓产业技术升级,降低社会资源配置效率,干扰市场竞争秩序等。这是中国无法产生顶尖公司的原因。“大而不强”是中国企业的“长期之痛”。例如中国制造业已取得三个“世界之最”:第一生产国、第一消费国和第一出口国。但至今中国尚未有一个像“苹果”这样在全球“执世界信息产业之牛耳”。
为了追赶全球的顶尖企业,中国也选定了自己的种子选手,如中石化、中石油、宝钢、中国工商银行等,但这些企业都是靠国家力量、靠政府抱大的国有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缺乏竞争力。一般来说,国际顶尖企业基本上是靠市场竞争力、靠产品品牌打拼出来的,而中国的企业不具备这样的条件,许多企业徒有规模,因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常被扫地出门。
像宝钢,在中国算是庞大的国企,在国内也收购了不少钢企,但始终未走出国门。而钢铁巨头米塔尔虽然不是印度的国有企业,但我们看看它在全球的布局,远比中国哪一家国有钢企都更具竞争力。米塔尔8年内先后吞并了6家世界上的大型钢铁厂。2007年,米塔尔兼并欧洲最大、全球第二大钢铁巨头阿赛洛公司,成为全球钢铁业的超级霸主。米塔尔的成功,不是靠印度政府的资助,而是靠自身实力,参与全球资源整合、参与全球竞争,而这一点正是中国国企最欠缺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金融危机发生后,政府决策层把精力更多地放在国有企业身上,如2008年的4万亿元剌激经济的投资安排,绝大多数都投向了国企,致使国有资本在经济成长中的权重和获益率越来越高,而民营企业显然被日渐边缘化。近几年来,在政策的导向下,国有企业大肆扩张,演绎了一场又一场“国进民退”的大戏,拼命挤压民营企业的空间。一些冒险进入到垄断行业的民营企业则受到了政策的歧视和惩罚。正如著名民营企业家冯仑所说,民营资本从来都是国有资本的附属或补充,因此,最好的自保之道是远离国有资本的垄断领域,偏安一隅,做点小买卖,积极行善,修路架桥。冯仑的观点虽然有些悲观,但却道出了民营企业的处境。
与“苹果”身份一样的中国民营企业,却没有“苹果”那么好的发展机会。在全球500强中也很难见到他们的身影。这是一个制度性的难题。在全世界所有施行市场经济制度的国家中,中国是少有的以所有制性质来分配公共资源和政策资源的国家之一,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受到了不同的政策待遇。
这也许是中国没出现“苹果”的根本原因。当然,这涉及到中国经济体制、机制的深层次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但要培育中国的“苹果”,就必须给予需要走“苹果”道路的企业提供宽松的发展土壤和环境,否则,培育国际顶尖企业可能成为一句空话。至于行政性垄断对国企的保护,在当前全球竞争的环境下,则更不利于提升国内产业和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更不利于产生苹果式的企业了。CG织梦网:**,
超越, 埃克森美孚, 美国股市, 财政部

尽管在8月24日,苹果CEO乔布斯宣布辞职,当日苹果股价受此消息影响有所下探,但几天后重新上扬,并未受到重大影响,苹果还是那个惹人喜欢的苹果。

  1976年,乔布斯成立苹果电脑公司,其后因经营理念和方向不大对路,曾一度濒于溃败。1997年,它的市值仅为微软的五分之一。1997年9
月,乔布斯重新执掌苹果公司时,苹果已连续两年亏损,面临破产窘境。乔布斯实施了一系列复兴计划,大力倡导“良好的用户体验是苹果的根基”。他只用了13
年的工夫,就创造了世界公司发展史上的奇迹。

  苹果董事会在乔布斯发出辞职信后,对他作出这样的评价:“乔布斯凭借卓越的眼光和领导力挽救了苹果,将它塑造成世界最具创新力、最有价值的企业。”这一评价颇为中肯,也发人深省。

  苹果的奇迹证明,一个企业家凭借“卓越的眼光和领导力”,就可以将公司塑造成“最具创新力、最有价值的企业”。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  但问题也出来了,这在中国可以做得到吗?换句话说:为什么中国的土地长不出“苹果”?

  与“苹果”身份一样的中国民营企业,虽然未见有“乔布斯第二”,却也不乏有“卓越的眼光和领导力”的领军人物,但为什么它们就没有“苹果”那么好的发展机会,为什么在全球500强中也很难见到它们的身影?

  笔者以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国缺乏“苹果”这样不靠政府扶持而做大做强的“气候”和“土壤”。而我们现在最“肥沃”的土壤,就是被国有企业“一
统江山”的行业垄断。事实上,国有企业对行业垄断的实质就是行政性垄断,这种垄断主要表现为:保护利益集团的垄断利益,限制竞争;因循守旧,不思创新,延
缓产业技术升级;降低社会资源配置效率,干扰市场竞争秩序,等等。这是中国无法产生顶尖公司的根本原因。

  “大而不强”是中国企业的弊端和痼疾,就拿中国最拿手的制造业来说,虽已头戴三个“世界之最”的桂冠,第一生产国、第一消费国和第一出口国,独具世界上最好的“天时地利”。但至今我国尚无一家像苹果这样在消费电子产品上“执世界信息产业之牛耳”的领军企业。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