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人是如何认知的?首先是通过感官体验形成对事物主观的表象,然后借助语言对主观表象进行描述

一、“特兰德伦堡漏洞”

这里的从感官经验到主观表象再到语言经过了2次抽象

澳门新葡亰,在康德《纯粹理性批判》的先验感性论中,一直存在着被后人称之为“特兰德伦堡漏
洞”的问题,它在目前又成为西方康德研究中的一个热门话题。这个问题说的是康德关
于空间的阐明与结论之间的非必然性。康德在关于空间证明的结论中说:“空间不表象
任何一个物自体的属性,也不表象在一个相互关系中的物自体,或者说,空间不表象属
于对象的某个确定,这个确定在人们把所有直观的主观条件抽象掉以后还有所剩余。…
…空间仅仅是外部感官的一切现象的形式,即感性的主观条件,仅仅由于它我们的外部
直观才得以可能。”(Kant,A26/B42)在先验辩证论中,康德又一次明确提出所有在时空
中的对象都仅仅是现象,它们在我们的主观之外没有自身的存在根据。但是,康德所谓
的“空间不是物自体的属性”与“空间是主体的先天直观”这二者之间在逻辑关系上是
否是必然的呢?特兰德伦堡(Trendelenburg)在1862年首先对此提出了质疑,他认为康德
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可能性,这就是空间既可以是主观的直观形式也可以是物自体的属性
。他的观点就被后人称为“特兰德伦堡漏洞”(“Trendelenburgsche Lueke”)。之后1
892年,凡辛格(Vaihinger)也认为康德的错误在于他认为“先天的”就是“纯粹主观的
”,因而康德根据排中律自然否定了空间作为物自体的属性的可能性,而实际上这二者
之间并不是一个排中律的非此即彼的问题。但在这期间也有许多康德的辩护者,他们多
从康德关于时空的观念性而不是现实性的主张来立论(比如史密斯[Kemp
Smith,1918]
,法尔肯斯坦[Falkenstein,1995]等等)。1997年德国的马尔库斯·韦拉塞克(Marcus
Willaschek)也为康德辩护,他认为康德的立论是合乎逻辑的,这里关键在于对康德的
时空直观概念的理解。为此他提出了康德的直观概念的“外在论的”(externalistisch
)解释。这一理解引出了一个如何理解康德哲学的方法的问题。本文将在韦拉塞克观点
的基础上展开对这一问题的讨论。

首先感官经验是对外界事物的抽象,因为感官经验看到的世界绝对不是真实的世界或者是不是世界的全部真相,比如看一朵花,我能感知到的是花的颜色,形状以及手触摸到花瓣上感知到的花的脉络温度还有咀嚼花瓣感知到的花的味道以及鼻子闻到的花的香味。这里就有一个问题,第一:我能感知到的花客观存在吗?因为这只是作为人的感官经验。第二:如果客观存在那我感知到的是否是花的全部真实样子?前者问题是怀疑论的调调如同黑客帝国,后者是归纳法的缺陷。第一个问题没法证明也没法证伪,但是人生活在世界上就一定是“眼见为实”,不然没法生活没法构建后面一些列的人类知识,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可以完全确定就是在我们承认感知到的花就是如此的真实存在的,那我们感知到的绝不是它的全部真相,比如科学上利用仪器无限方法的研究花就会看到更多花的样子和属性,从无限细分角度看这个属性也是无限的。但是在第一层我们通过感官体验形成了事物的主观的表象已经踢出或者不自觉的选取了花的某些表层宏观的属性肯定不是花的全部模样。所以这是第一层抽象。所以我们感知的花既不一定是真实的花也不是花的全部真实。

二、韦拉塞克的外在论直观概念及其对漏洞问题的解决方法

第二层语言,当我们看到一朵漂亮的花的时候希望让同伴一起来欣赏就要告诉他,要让他来看就要描述这朵花有多好看,首先花这个概念就是一种抽象,是把我们通过感知转化成的表象再一次给予定义描述以便表达,包括我上面提到的颜色形状味道等等都是抽象概念,比如我尝到花得到一种感知我把这种感知描述成甜,而味道是一个上位的概念,是酸甜苦辣的集合,很多时候我们的语言没办法表达自己的想法或者说来描述这种表象,所以就要创造语言比如数学就是最显然的一个例子,通过给同伴描述花来吸引他,是因为在他听到你的描述之后产生了联觉,这个联觉可以是没见过花也可以是见过花产生的基础上产生,如果没见过花会通过你的语言描述中那些他经验过得词汇比如漂亮比如没比如香来联想,我吃过小鸡炖蘑菇,我觉得很香味道很好,所以如果朋友告诉我花漂亮闻起来香那我会用我经验过得事物和语言来想象描述这朵花,这花跟小鸡炖蘑菇一样香,跟街边的美女一样漂亮。这就是概念的迁移。这种概念的迁移体现更明显的地方就是一个词在不同的领域会有不同意义,比如lane指生活中的车道在安检领域指安检设备。比如数学和几何中一个高级的概念可以引申出低级的概念。一个有学问有智慧的人总是用最通俗易懂的话来阐述深刻专业的内容,比如在学习计算机内存和文件的时候就是用仓库和抽屉来做讲解,这也是概念的迁移,可以说类比,但是这种做法是有缺陷的,不利于专业领域的个性的研究和体系化,还会造成概念的滥用。我们中国人特别擅长类比,但是往往就造成了概念混乱偷换概念强行类比忽视个性逻辑混乱。

韦拉塞克在《先验观念论与空间和时间的观念性——一个关于康
德在先验感性论中的证明的“无漏洞的”解释》一文中,首先是从康德在《纯粹理性批
判》中讨论空间时“从以上概念得出的结论”中的两个结论来展开讨论的。概
括而言,讲的是空间表象不是物自体的属性,讲的是空间只是感性的主观条件,
它使我们的外在直观得以可能。(Kant,A26/B42)照韦氏的解释,康德这里的意思是说
:直观形式(Anschauungsform)本身只是一个纯粹直观,哪怕它具有我们直观形式的所
有属性,它也不关涉一个真实的对象;直观只有在对象对认识主体的感性发生作用时才
能够关涉到对象。这里关键在于韦氏对“直观”作了“外在论的”(externalistisch)
而不是“内在论的”(internalistisch)理解(下文可知韦氏这一思路来自克里普克)。
按韦氏的观点,如果是后者,就会出现所谓的“漏洞问题”,因为直观不关涉外在外象;而如果是前者,那末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作者举例说明了他的这一理
解:对一所房子的直观,在“内在论的”理解中我们是不能排除“房子”是一个幻觉或
别的对象的可能性的。因为在“内在论的”直观理解中,对对象的确定是根据直观的属
性进行的,比如直观中的“均匀”、“三维”等等。在这种确定中缺乏
对这所房子的“因果的前历史性”(kausale Vorgeschichte)确定。而“按照外在论的
可能性,确定直观的对象关涉性的恰恰就是它的因果前历史性”。(Willasche
k,S.546)所谓“因果的前历史性”在克里普克那里就是指某事物的固定指称,它是事
物在历史的开头接受“洗礼”即命名时作为实体的东西(Kripke,S.107)。韦氏认为,
直观本身关涉对象的意向性(intentionaler
Bezug),就是由这种“对象”对于我们的 “激动”(Affizieren)才真正关涉对象的。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