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薙传奇

“安琪儿!”k9999的喊声响彻整个山谷!
“草薙,你动手吧,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希望你看着同事一场的份上,给我点痛快的!”
“k9999……”草薙忽然下不了手了。
“你混蛋,在等什么,快动手啊!”k9999抓着草薙的衣领,咆哮着。
“我,我……”草薙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他的心里突然一阵痛楚!k9999的命运跟自己太相像了,他是草稚京的复制人,而k9999是k的复制人,但是有一点,k9999要比他幸运。那就是感情。K9999得到了安琪儿的真爱,而自己呢,自己是个孤苦伶仃的幽魂。
“好好将安琪儿安葬吧!”草薙松开了k9999的手,然后转身走开了!
“混蛋,我不需要你的怜悯,你是在看不起我吗?还是你觉得我没资格让你出手,别忘了,你曾经败于我手的!来啊,让我们再次一决胜负吧!”k9999使出一记”割阿”,草薙却没有理睬k9999,快速的走向自己该走的路。
“安琪儿,对不起,但是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说完,k9999抱起安琪儿,走向山谷上的一个湖泊,越走越远……直到湖水淹没了自己的躯体和头。
草薙看着这一幕,心里更加痛苦,能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死,该多么幸福啊!
“啊……老天,我恨你!”草薙仰天长啸,然后离开了。
草薙回到富士山,可是,草稚京已经不在了。
“可恶的草稚京,居然不把我放在眼里,好,下次碰到你,我一定会杀了你!或许,你已经练会无式了吧!”草薙自言自语。
一股凉风吹在草薙身上,他不觉的一震,该回去看看自己的衣服了。其实,他自己知道,他看的是梅丝。
刚走下山不远,就跟八神庵迎面碰上了。二人对视了一阵。
“京呢?你把他怎么样了?”八神冷冷的问道,
“不关你的事!”草薙也冷冷的回道。
“京要是有什么不测,我会杀了你!”八神手中燃起一团紫焰。“你最好带我去见他!”
“他不在,他走了!”草薙并不惧怕八神。
“哼,小子,不要以为我好骗。既然我能找到这里,就表明我已经知道了三天王夜袭草薙城的事情,你不需要埋我任何事情。把京交给我!”八神坚持要带走草稚京。
“不要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别说草稚京不在我手里,就算在我手里,我也不会把他交给你,我不许任何人动他,我必须亲手打败他,甚至是杀了他。”草薙的口气非常生硬。
“看样子,不让你受点苦,你是不会妥协了?”八神想要跟草薙动手。
“无聊!”草薙不想跟八神动手,他觉得现在应该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怎么,想走,除非你把京叫出来,否则,我只能让你领教一下我八神家族的紫焰了!”八神还是不想罢手。
“你放心,我会尽快找到他的,然后第一时间通知你!但是那个时候,就是我和他的决战之日。”草薙转身离开了。
“不要让我知道你在骗我!”八神很不爽,但是他相信草薙的话了。几年前,自己的性格跟眼前那个人一模一样,他知道,这么高傲的人是不会撒谎的。
“等等!”草薙忽然转过身,从身上掏出一本册子,然后丢给八神,“这个东西应该是你的吧!”
“什么,八稚女?本来我还挺同情你,但是现在,我连可怜你的必要都没有了!你以为学了八稚女就能打败京吗?别做梦了。哼!今天我就让你见见什么是八稚女!”八神对草薙这种偷学绝技的行为很气愤,重新燃起了紫焰!
“我救你妹妹以后,你妹妹月姬不慎丢在了医院,是我意外捡到的。如果我真想偷学,还用得着还给你吗?你还是收起你的火焰,留点气力以后去对付怒加吧!”草薙说完,又转身走了。八神仔细一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就只好作罢了,怒加既然再次复活,肯定又有一个不可见人的惊天动地的阴谋,他必须阻止。
草薙到了梅丝家,按了门铃,可是,没人给他开门。“难道她不在?她会有什么危险呢?还是她去草薙城了?”带着疑问,他离开了,独自一人走在某条繁华的大街。找了一家复古式酒馆坐下。
“一盘牛肉,一份莲子粥!”草薙随便点了点东西填饱肚子。
忽然,从这家酒馆的某个包厢里面传出熟悉的声音。
“哼,早知道草稚京要去巴西,我就不应该离开,又错失了一次挑战他的机会!”说话的正是k,“我训练了那么久,自认为实力比之前增进了许多。我相信这次,就算草稚京实力复原,也不见得能打赢我!”
“好了伙计,想要挑战他还有机会,再过一个多月就是kof2002的举办日了,到时候再跟他好好切磋就是!”安慰k的是玛西玛。
“他说的对,再说了,就算你现在赶回雇佣军,说不定他已经不在了,人家只不过是为了接小雪回日本的!”
“哼……可恶的草稚京,可恶的八神!我早晚会让你们成为我的手下败将!”k愤愤的说道。
“原来草稚京去了巴西雇佣军!”草薙听到k,玛西玛和薇普的对话,愤愤的自说道:“草稚京,不管你有没有练成无式,下次我一定会杀了你!”不一会,草薙离开了酒馆。
绕过守卫,草薙很轻松的到了草稚京的府邸。他伺机抓住了一个巡逻兵
“别出声,否则,这里的人都要死,我知道草稚京不在,老头子受了重伤。不要逼我屠城!”草薙冷冷的说。
“是……是的,少…少爷!”卫兵认得草薙,现在草稚京和真吾不在,城主又受了伤,恐怕这里没人是他的对手,所以只好按照草薙说的做。
“我问你几个问题,完了以后你就可以走!”草薙免于表情。
“好!”
“最近有没有陌生人在住这里?她叫什么名字?”
“呃,有,有一个,好…好像叫…叫梅丝!”
“她现在住在哪里?”
“跟,跟葵小姐住在一起!”
“老头子的伤有没有好点?”草薙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毕竟做了三年的父子,感情到底是有的。不一会,他便到了柴舟的房间。
“城主他,他好点了,但是效果不是很明显!”
“知道了,你可以走了!记住,不准告诉任何人我在这里!别逼我出手!”草薙放开巡逻兵,便向他父亲草薙柴舟的房间走去。
“夫人啊,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重伤的柴舟向他的妻子询问儿子草稚京的情况。
“放心吧老爷,过几天就会回来的。”京的母亲安慰柴舟。
“我担心啊,那个不孝子居然带走了京!我怕他会对京不利啊!”
“我想应该不会吧,可是他救了京呢!”
“哼,我估计,是他想亲手杀掉京吧,要是这样的话,京太危险了!”
“老爷,你先养好伤吧,京的事情就不需要你担心了,别忘了,他可是拳皇啊。”
“可是,那个草薙的实力太强了,既然大蛇手下的三天王联手都未能打败他,可想京跟他的差距了,就算京的功力恢复十成,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呀!”
“好了,好了。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想这么多干什么!你赶快好起来,这个城需要你啊。”
“说的对!京吉人自有天相。不知道那个草薙过的怎么样了?唉,造孽啊,他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
“如果当时能把他留下来,让他和京和平相处,那该多好啊,后面的事情也不会发生了!”京的母亲叹息道。
“如果能找到他,我倒希望能让他住到这里来,不过我怕他本人不同意啊,还记得他临走前说的那句话吗?夫人!”
“记得,他说过了。京和他之间只能存在一个!这孩子,命也真苦,可是他自己又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难为他了。”
站在门外的草薙听到了这段对话,一阵心酸。“对不起了老头子,妈妈,我必须杀了草稚京!等我杀了他,我一定会回来照顾你们。”说完,草薙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那正是草薙葵的房间方向。
草薙试探性的用石头打 了一下门。
“谁这么大胆,连本小姐的房间都敢骚扰!”草薙葵听到声音,便匆忙跑出去看什么情况。上次三天王夜袭草稚城的事件,提高了她的警觉性。“梅丝,你在房间里等我,我出去看看到底什么事!”可是她前脚刚踏出,就被躲在门旁的草薙用虎符所击晕了过去。然后,草薙进去,锁上了门……
“穆延……”梅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怎么会来这里的?”梅丝对穆延的出现很惊奇。
“不要这么大声,不要惊动其他人,没人知道我来这里!”草薙不想惊动草薙城的任何人,把草薙葵抱进房间,顺势将门锁上。“我只是路过这里,听说你在这里,我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你真的在。你在这里过的好吗?”
“我过的很好,阿葵和她的家人都对我很好,穆延,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吗?还有,你凭什么可以这么轻松的将练过格斗的草薙葵给击晕呢?”梅丝对草薙产生了好奇和警惕,如果是一般人,
别说草薙葵的房间,就连草薙家的大门都进不来,这一点,让梅丝对草薙有种神秘的感觉。
“以后你就会知道的,这次来,我是来看看你,知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要走了。”
“可是,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梅丝不想就这么放过草薙。
“下次相见,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草薙头也不回的开门离开了。
“穆延!”梅丝不敢大声喊,怕惊动了别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人离开。但是有一个人被“惊动了!”
“哥哥!”草薙葵突然醒了过来,看到了草薙的背影,觉得好熟悉,是他的哥哥草稚京!
她急忙追了出去,可是草薙早就没了人影。
   “梅丝,你刚才是在跟谁说话啊?”草薙葵问梅丝。
   “我,我,一个朋友!”梅丝不知道该从何跟草薙葵说起他跟草薙的事情。
  
“刚才那个人,如果我没眼花的话,应该是我哥哥!也就是拳皇草稚京,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我,意外认识的,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梅丝不能确定草薙葵说的那个人是不是穆延。
“可是,我哥哥为什么又离开了呢?他明知道老头子病重。还有,为什么要把我打晕,才肯跟你见面说话?”草薙葵开始怀疑刚刚自己看到的那张背影。
“阿葵,你把你哥哥的事情告诉我好吗?我想听听他的故事,他一直都没告诉过我,关于他的身世和经历。”
“好吧……”草薙葵就将草稚京的事迹一点一滴的告诉梅丝。

与梅丝相处了三天,草薙要离开了。

“你什么时候再回来?”梅丝不舍。

“随时,不,要一段时间才能回,你要是怕寂寞,就找你朋友去吧!”草薙指的是草薙葵和小雪。

“可是,可是我更希望跟你在一起。”

“等我把事情办完回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草薙终于表达了自己的感情。

“真的吗?那我会等你回来的,如果我不在家,那就是去找我朋友了,你就在我家等我回来哦!”梅丝有点撒娇。

“好吧!”

草薙离开了,留下梅丝一个人……

“nests余党,我来了!我曾听某些人说过,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而我在这三年之间,每次望在镜中的倒影时,那感觉确实是十分之真实……
但…有时我亦对自己有所怀疑,只因……
感到一切也像了是被安排似的,自己的形踪总是被人知道,送来KOF的招待状…… 为了调查NESTS,受尽身心折磨,然而2001年,终於在那一天……明白了真相,知道所有一切……
原来…原来我的一切全是谎话,一瞬间真实的到来,实在太突然及震撼,意识像走马灯一样闪过…
当我知道自己竟是最痛恨的东西时……心坎痛裂了…恍惚一切已经陷入绝望的深渊中…
我亦明白一切都是由那「自称是神的家伙」所安排,既然这一切都是宿命的话,我亦无可选择…我可走的路只有一条…
就是--杀!!歼灭一切与NESTS有关的人和物…古利查力度!”草薙向大海怒吼!

……

“伙计,再来,使劲用你的炮弹打我!”k正要求者玛西玛击打自己。

“但是,我怕这样下去你会受不了啊!”玛西玛有点下不了手。

“废物!来啊,你现在不打我,在拳皇大赛的时候我也一样会被别人打倒,草稚京,八神庵,还有那个更难缠的草薙。你现在不打垮我,就是让我败在他们的手里,你是在间接的害我!懂吗?”K有点咆哮。

“可是这样有用吗?时间不多了,这种变态式的训练,只会让你受伤,不会增强你的内力的。”

“你不打我,我马上杀了你!上次草薙的实力你也看到了,我要是不这样的话,我是赶不上他的。我不想在大赛的时候输给他!”

“可是,你既然能打败伊格尼斯,也必定能击败草薙的!你要相信你的无限战意!”

“废话少说,我现在要是能有当初血战伊格尼斯的无限战意,何惧草薙!说你笨,真是没办法!”k愤愤的说道,“而且,当初战伊格尼斯时,并非我一个人,众多高手都合攻他,再者,现在的草薙已经今非昔比,他的力量和气劲要比在组织的时候强许多,要比他去年参加拳皇大赛的时候强许多!”

玛西玛很不情愿的向自己的战友挥出了自己的黄金左臂,帮助他提升抗击打力和内劲……一旁的薇普看着,心里一阵痛楚。

“今年大赛,我一定要亲自打败大会的幕后的阴谋家怒加。”k握紧了拳头……

夏威夷新田,八神家。

“你看你,居然把我们八神家的秘籍给弄丢了,要不是我妹妹,我早就杀了你。”因为月姬不小心丢了八稚女的秘籍,八神一直很愤怒。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弄丢了啊,都怪你,这么重要的东西,自己不带走,偏偏要让我保管,我哪里有你这么大的本事啊!”月姬感觉有点委屈。

“你还给我犟嘴!”八神几乎要跳起来了。

“凶什么凶啊。就算被人捡走,一般人根本看不懂啊,更别提会去练习八稚女了。”梅丝也毫不示弱,因为她知道哥哥只是要面子而已,不会对自己动真格的。

“够了,摊上你这个妹妹,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我现在闷死了,我打算去外面走走!”八神不想跟月姬争吵。

“我也不想呆了,我要去草稚城找草薙葵和小雪!”月姬也不愿意跟他哥哥相处下去。

“你爱去哪就去哪,我去找草稚京算了,很久没去看看他了,不知道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顺便跟他过两招!”八神其实是怕月姬一个人路上不安全,想借口保护她,毕竟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啊!

“随便你!”月姬虽然嘴上很倔强,但是心里很暖和,她显然知道八神的用意。

澳门新葡亰游戏网址,……

“喂,梅尔,什么事啊?”八神见手机在响,便从口袋里拿出来接听电话,是梅尔打来的。“死鬼,去哪了?马上过来!”另一边态度很坚决。

“你在哪?有什么事吗?”八神有点不放心月姬的安全。

“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赶紧过来陪我!”

“可是我现在有点事走不开啊。”八神犹豫道。

“如果不过来,我们就分手!”

“好好,我过来吧!”八神无奈的答应了,他只能祈祷上天让她妹妹走好运了。

“呃,月姬啊,我去你嫂子家,要不你也一起……”

网站地图xml地图